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时政 >如何在千万人中寻你──《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

如何在千万人中寻你──《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发布时间:2020-07-02作者: 阅读:(327)


「如果还能再见到你就好了,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我很想搭你的计程车,看看韩国的新面貌。」

──Jürgen Hinzpeter,2015。

如何在千万人中寻你──《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导演张勋以光州事件真人真事改编的《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最末以尤尔根‧辛兹彼得(Jürgen Hinzpeter)过世前的录像诉说着想见那位一同冒险患难的计程车司机,以寻人愿望为开端,铺展开这一系列似纪实似虚构的温暖故事。

  回顾韩国民主化的历史,历经李承晚总统的十二年文人独裁(1948-1960)、朴正熙的十八年军人独裁(1963-1979),朴正熙政权靠超越宪法权限的紧急命令治国,并且集行政、立法、司法大权于一身。到1979年10月26日朴正熙遭枪杀,以为一切将随之落幕时,当时担任国军保安司令的全斗焕,发动以下剋上「双十二政变」,逮捕了当时掌控军权的陸军总司令兼戒严司令郑昇和,实质控制了军方。这场政变也被称为「肃军政变」,以此开始全斗焕的九年军人独裁(1980-1988)。然而,长期被朴正熙「维新体制」高压统治的南韩人民,从七十年代后半期就积极展开民主化抗争。韩国人民本来对营造全新的民主社会充满期待;除了民主政治的落实,他们也热切盼望「基本的生存权」能够得到保障。所以,韩国人将1980年初,政治氛围的丕变以及民主化的胎动,以「布拉格之春」做比喻,而称之为「汉城之春」。

如何在千万人中寻你──《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在这样人民期待民主,却又得不到的情况下,军方势力与学运势力的全面冲突,已然势不可免。再加上光州与全羅南道地区是朴正熙独裁统治期间刻意忽视经济发展的地方,全羅南道人民对军人统治本來就积怨很深,对于新军部的横行,自然準备全力抗争到底,这也造成光州事件的爆发。在此片中宋康昊饰演独力抚养女儿的首尔计程车司机万燮,本身保有小市民安于现状、不支持革命的心态,因听闻有份好赚的差事:「只要载一名外国乘客前往光州,并赶在宵禁前回来就能大捞一笔。」急缺钱偿还房租债务的万燮,毫不犹豫地去拦截此份工作,以为意外之财将轻鬆入袋。

  然而,事情并非他想像中的那样单纯,一路陪伴尤尔根‧辛兹彼得(汤玛斯‧柯瑞奇曼 饰演)深入光州,无可避免地被捲入事件的核心风暴当中,这时万燮才惊觉也许原先他所能见到的社会情状,并非全是他所想像的那样。这其中最成功的也正是万燮这角色的塑造,他以看似无关的旁观者角度参与,经过远望游行镇压所产生的怕事心态与义气相挺间的矛盾冲突,再加上赶着回家赴与女儿之约的时限压力,和协助尤尔根‧辛兹彼得成功採访后返回首尔的困难,多面向间的纠结为难,成就了这故事的複杂曲折。

如何在千万人中寻你──《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

  电影之外,《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除了揭露光州事件至民主化的阶段历程,以及完成尤尔根‧辛兹彼得寻人的遗愿,在事隔三十几年的现在再拍光州事件为主题的电影,是否也有其背后的暗示在里头?光州事件经过镇压扫蕩、掩盖、追悼、抗争、清算、平反,到追回真相,也是段漫长而複杂的历程,甚至有人认为这寻不到的计程车司机也许早在军人独裁时期就被暗地里解决掉了。

  光州事件的确是韩国民主化的重要分水岭,之后历经叛乱同伙的卢泰愚(军人威权转型民主阶段)、威权军部势力的金泳三(文人民主转型阶段),再到反对阵营出身的金大中(文人民主落实阶段) ,一连串渐进式的演变过程,才有今日民主化的南韩(儘管历任南韩总统们的下场都不太好)。有趣的是,南韩现任总统文在寅及其亲友也特别至电影院观赏了此部电影,还被媒体大肆报导, 这不免让人联想南韩前总统朴槿惠正是军人独裁总统朴正熙的女儿,而这影片的宣传与推动背后是否也带有政治角力及运作呢?

参考资料

朱立熙:〈南韩的民主转型──以光州事件为分水嶺〉,《台湾国际研究期刊》第7卷,第2期(2011年夏季号),页155-182。

电影资讯

《我只是个计程车司机》(택시운전사)-Hun Jang,20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