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展品物流 >蔡瑞珊专栏/一部导演无法握在手里的《一把青》 >

蔡瑞珊专栏/一部导演无法握在手里的《一把青》

发布时间:2020-05-28作者: 阅读:(909)

「那个年代,男人的战争结束,女人的战场,才要开始。」4 月份在桃园空军基地,因为一场意外的侧访,我从曹瑞原口中听到这段话:「拍这部片其实是大产业的一个缩影。每一次拍一部片都是一个恶的循环,关于产业环境,我想如果我都怕了,更多製作人怎幺办?」曹瑞原导演一路从白先勇着作的 2003 年的《孽子》和 2005 年的《孤恋花》,暌违 10 年 再度以《一把青》,完成内心那个填补 1945 年代记忆的梦。

「越在荒凉的境界中,越要敢于造梦。只有那个可能才能让那一片荒芜有一片生机」,12 月 11 日在一场「影像文创 X 跨界对谈」中,和硕董事长童子贤、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和公视总经理丘岳,与导演欢喜开幕的分享,却在与谈人潸然泪下,替座谈会增添了些许灰色。

这正是一部台前亮丽,后台孤独的《一把青》 

曹瑞原导演为《一把青》打造停机棚(左图)及40、50年代复古场景(右图)曹瑞原导演为《一把青》打造停机棚(左图)及40、50年代复古场景(右图)

先从意义谈起,这部导演穷尽一生想要拍摄的戏剧,一部真实的发生在我们脚踩着生长着的土地,一部因为战争的年代 1945-1981 而影响了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们,始终无法抹灭的记忆与伤痛。一部如果没有纪录下来,也许就会消失了的遗憾故事,引发导演开始想案子、写案子、造机场、造飞机的冲动。导演也从想拍这部戏开始,就没有停止过找钱的人生。

直到 2013 年因执笔递案奔走,曹瑞原获得文化部补助的 6000 万预算。导演举了例子:「拍摄场景前期筹备就耗时一年,申请一个执照要跟七个政府单位斡旋,申请一个设计,要找一个设计师建图、盖章,送至营建署发临时执照,整个过程 70 几万,接下来再拆除又是 70 几万!我说我们这个产业,在萤幕上看不到的东西,都是不值得花的,也就是说如果我有 150 万,我可以好好把道具做好,把场景再弄好一点。我看不到的我都不想花,可是我都得花!」

「花那幺大力气,那幺多心血,最可怕是太痛苦了,痛苦都还可以承受但是太困难了,让你没办法有一个很好的创作环境,如果我都不愿意再创作的话,很多製作人更不会。整个产业现在基本上已经到一个到底我们要不要这个产业的时候,我怕整个⋯」当导演说到这段,在我看来,其实所有「商业数字底下的计算」都已然扼杀了一群怀抱着梦想的原始创作者的美好初衷和善良。因为传统电视的思维「电视频道的评估计算」、「文化部的截止期限」、「层层算计的援助」,都已在前期宣判导演,每一个创作者即使挥洒了生命和力量,所获得的终究只是个代工。

「商业数字底下的计算」在前期就已注定导演即使挥洒生命和力量,《一把青》终究是导演无法握在手里的戏「商业数字底下的计算」在前期就已注定导演即使挥洒生命和力量,《一把青》终究是导演无法握在手里的戏

是否能说这是一部导演耗损生命挥掷青春和一生精力所完成的《一把青》,然而讽刺的是,这竟然也是一部导演无法握在手里的《一把青》。

导演也曾说:「我们必须变成代工,我们必须弯下身来走代工,整个产业政策我们得从拿大陆的案子来拍,我们有好的人 ; 因为你必须要这样子才能去培育!整个产业方向要变成走代工,我们必须先弯下身来,让这群人磨练之后。」

然而磨练之后呢?还是代工吗?

台湾的战场已经在消失了,产业的可能性在哪里?当大陆大喊着「IP」(intellectual property),台湾的创作者终究无法逃离委製生态圈,无论向电视频道伸手、向企业伸手、 向政府伸手,观念性的打工心态,却忘了还有独立製作这条路。当创意的心血都来自于创作者本身,局面难道无法翻转?传统电视产业的「代工(委製)思维」如果无法与时俱进,不理解「IP」权利的重要性,未来和永远都只能是个代工。

《何以笙萧默》今年光拥有 IP 的改编权就衍生了两亿元产值《何以笙萧默》今年光拥有 IP 的改编权就衍生了两亿元产值

针对影视的「 IP 」重要性,日前上海克顿传媒剧本中心,同时负责「IP」採购主任曾在媒体採访时分析过,关于代工和 IP 权利的差别:光是一个 IP(智财权)就能同时衍生出影视、综艺、动漫、到手机游戏等四个方向 ; 更举例《何以笙萧默》今年光拥有 IP 的改编权就衍生了两亿元产值,更发挥综效激活中国整个跨产业,他以此案例当作电视产业发展突破性的思考,也更加令我们省思。

对此,曹导也回应:「戏剧还是要先回归本质,先把戏作好、然后才会有其它。台湾这几年真被文创两个字充昏了头,影视是工业、如果不完整建立起来,所谓的 IP 都只是假日创意市集卖的小玩意儿~代工是建立目前汲汲可危的影视产业的过程与手段,而片厂与动画及后製都得建立起来。把眼光放远、放大,等待时机再恢复过往华人影视产业的荣耀。」

同时也欣喜的是,台湾也开始有了一股不同于传统电视思维的新力量,像即将开拍第二季的《书店里的影像诗》就是一个很好的 IP 案例,从剧情片一路延伸到纪录片、实体出版、实体书店、旅游行程等等;或是一群 25 岁年轻人的首部电影《时下暴力》,利用群众募资突破传统院线的限制,成功上映并入围金马奖。台湾这群年轻一代的新力量,如果可以打破台湾传统代工(委製)思维,进而创造出更多原创价值,或许才是台湾影视产业转型唯一的机会。

延伸阅读/

从《孽子》到《一把青》道尽台湾 曹瑞原:「以后不会后悔了!」


【成为重击会员】

热爱影剧的你快订阅重击电子报加入会员吧!重击会员将可以收到每週精选内容和编辑室报告,到年底前还有特映会、讲座、电影票等专属好礼,週週抽週週送

订阅电子报成为重击会员请点以下连结:http://eepurl.com/gfJSjb


2019 LUCfest 贵人散步音乐节

台湾第一个SHOWCASE音乐节LUCfest贵人散步音乐节已经三岁喽!今年的活动有超过 50 组国内外酷团,对音乐产业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参加 8 场音乐会议及论坛;更棒的是,今年大家可以期待全新的场地及全新的散步路线。还有各种惊喜小活动,我们準备好彩蛋连连到十一月!11/8 快把假排好,我们一起散步去➡️ https://wwr.kktix.cc/events/2019lucfest-4gwr2a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